醒来时那一份有如冷风扑面般忽然袭来的空虚和苦涩
  • 2017-09-30 14:29
  • 天上的月光很亮,很多诗人都把月光描写得很温柔。但我却无法理解它的温柔,也不想去欣赏它的什么。月光的轻柔 不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领略的。只记得它把树的影子扡得很长,而你也一样,本来弱小的身躯却显得更削弱。 你没有说话,只是慢悠悠的行着,往日常挂
 
  天上的月光很亮,很多诗人都把月光描写得很温柔。但我却无法理解它的温柔,也不想去欣赏它的什么。月光的轻柔
 
不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领略的。只记得它把树的影子扡得很长,而你也一样,本来弱小的身躯却显得更削弱。
  
  你没有说话,只是慢悠悠的行着,往日常挂在你脸上的媚笑也已看不见了。而我又可以说什么好呢!我总觉得我的手
 
应该是拉着你的手的,平时我们俩不也是这样手拉着手的吗?而出现在你脸上的那种忧郁却又是那么的明显,或许还有几
 
许无奈。
  
  好在最终还是你打破了这该死的沉默。前面一棵村下有一张可供游人座的石椅,你说我们座座吧!我们就这样的座了
 
下来,但你却没有座在我的身边,让我觉得这小小的距离是多么的远。此刻你那痴痴的眼神望着那双窃窃私语的情侣从我
 
们身边走过,直到很远很远。
  
  月光还是那么的亮,在树下慢慢腾腾的蚂蚁也看得一清二楚。月光照在你有点白的脸上显得更白,却有那么的纯洁无
 
暇。你慢慢的回过头来望着我,我知道这是你今晚第一次望着我,我有点激动。我后天就要到国外去定居,是后天的机票
 
,我。你没有再说下去,是的,你不必说下去,因为我是理解的,我懂,你曾对我说过你妈不喜欢我。或许你这是在向我
 
说分手的吧,但你却没有说分手两个字。到那天我送你好吗?我不忍看你,我是侧着脸说的,因为我的眼睛是潮湿的,我
 
不想你看到我这个样子,你知道我一向是很坚强的那种人。不好了吧,我怕我妈不喜欢,她也去送我。但我只觉得你拒绝
 
我的方式有点免强,有点不成理由。醒来时那一份有如冷风扑面般忽然袭来的空虚和苦涩
  
  没有情深的拥抱,没有伤心的吻,你走了,在你回眸望向我的一刹那我看到了挂在你脸上的泪,我知道那是伤心的泪
 
,我只觉心有点酸。有人说流过泪的眼睛看事物是糊涂的,但我没有,我看的很清楚。此时月光仿佛更亮,更白,但我却
 
憎恨月光。因为它让我清楚的看见你没有回头看过我,一次也没有,让人心更碎。
  
  晚秋的夜,有点凉,风不大,但黄叶萧萧而落,此时真有种说不出的萧凉之意。你真的就这么样走了?我不想这是真
 
的,但每件事都是真的,情也是真的,梦也是真的,相聚也是真的,就连今晚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。
  
  不知何时起我开始学喝酒,每次都是醉的,因为我想醉。或许是你多年后的那个电话我才开始喝酒的。你说你在那边
 
一直很不好,心情也差,每况愈下。说了很多很多的话题,还说到你很想我,想起我们俩曾经的开心,就连做梦也会想起
 
。唉!过去的一切能重现吗?你有何必再让我平静的湖面再一次的激起千层浪呢?我真的有这么好?或许得到的不觉怎么
 
好,失去的才觉得可贵。
  
  我想喝酒,醉了什么事也许就会忘记了,可是醉了又如何?但愿长醉不醒,这也只不过是诗人的空梦而已。有谁能长
 
醉不醒呢? ,又有谁能体会?

上一篇:把记忆留给时间去消磨慢慢的消失在各自的脑海 /下一篇:遇见花开在文字中得到了人生最大的宽慰